翦飒

手机壳收到了,感谢恩客和南派泛娱正版周边让我能有中奖的机会,也感谢提供奖品的妹子和转发微博,我会好好珍惜这个奖品的。

刷微博

发现退圈的,改名字的太太我都没取关

我确实做不到那么干脆果断

😭😭😭😭


微博上,太太的这一条微博我也转发了,我赞同

很心酸,我的喜欢也不是假的,不然也不会在别人那里因为多嘴多舌被教做人之后,还小心翼翼地遣词造句留言回复,点赞转发,就因为她喜欢读者留言

没想到隔着网络,在别人眼里,我是这么可怕的人

礼物烧手吗?我想起我那个还没有影子的奖品,以及默犬发图微博下的赞,自打知道不是微博抽风是我真的被拉黑后我问了我自己一早上。

我不觉得礼物烧手,那是我赞同徐厨的。我也不觉得我不应该点赞,因为我赞的本就是她的画风。我被拉黑也并不无辜,太太有觉得我恶心的权利。

总之就这样吧,知道是为什么了,我就不会纠结了吧。

新年快乐。

我想我明白了,我自己对号入座吧。

原来我是装理中客的墙头草。

抽到了礼物,还去给对家点赞。

这个事情,负责礼物的小姑娘已经和我说过了。

我不觉得我做错了什么,我关注的太太们我都不会轻易取关或是攻击,除非她真的触及到我的底线,侮辱三叔吴邪。或者三观真不一致。

我喜欢盗笔十年了,从三叔连载蛇沼鬼城开始追,那时候没有手机没有电脑,只能在网吧看,工作了开始买书,有了手机才开始上网,追瓶邪,从贴吧追到单行道,到2015,到不老歌。

不老歌关闭,我才追太太们追到微博。虽然很早就注册了,却一直不知道怎么玩儿,只发过两条吐槽婚姻的微博就再也没上过。

可以说,我玩儿微博是因为太太们。

那时候也不懂什么是瓶邪洁癖,吃粮很杂,黑邪黑痒也看,发现实在萌不起来后才专注吃瓶邪,不吃逆,但是看到邪瓶也可以做到视而不见,自己过滤掉。我不老歌关注了谁,微博会同样关注,关注了就不会轻易取关。

可能我的“洁癖”还是不够洁癖吧,所以那些有黑点的太太,持有不同意见的太太,互相攻击的太太们都存在在我的列表里,每天刷新出来,发图发文的就点个赞,赞同的就转发,很少留言,是因为我这个人真的不会说话,多说多错一定会得罪人。

我确实不关注撕,因为在我看来都是喜欢盗笔的人,只是因为萌点不同,观点不同,撕完还是盗笔一家亲,还是会喜欢瓶邪喜欢三叔。

这次的明信片事件,打一开始我就全程关注,不管是恩客骂人,泛娱拉黑还是十年心南焱月扬言举报,都是我不赞同的举动。我为什么会中奖,不就是因为赞同,所以转发了徐厨的微博吗。谁知道会这么幸运,真的中奖了呢。

可是我为什么不能给默犬点赞呢?我关注她是因为她的画风,不是因为她的人品,更何况我关注她的时候并不知道她画过lj哥的梗,之后知道了,这件事对于不是哥厨的我来说也是可以忽略过去,记住但是不必太在意的黑点。

如果我真的有太太那么刚,早在小乖的时候就会取关了。

说了这么多,其实也不打算抱屈什么的,就像读者有权利选择作者,太太也有权利剔除我的粉籍。

但是我不承认我装理中客,我一直不赞同泛娱和十年心的做法,恩客更是取关拉黑。或许在太太们看来我两边都不撒手的行为确实是墙头草行为,但我既然关注了这么久,也觉得她们没有触及我的底线,我就有权利继续关注她们,直到她们最终触及到我的底线为止。



今年可能是我很艰难的一个年份吧

打阳历年开始就感冒发烧,吃药打针输液,一直病到现在才好。

家里人天天找事,不想在家里呆着。

上网冲浪,各种各样的负能量新闻刷屏。

看个小说,粉个西皮,各路大神也针尖儿麦芒的撕来撕去。

城门失火,殃及了我这条不知道哪里不无辜的池鱼。



确定了,刚刚上QQ,发现我被踢出群了

那个群我没有发过言,只是偶尔看她们聊天就很开心

三个软件,三次,可以确定我是特别被拉黑的了

到现在为止我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被开除粉籍,我也太没有自知之明

也不知道说什么好,喜欢她关注她好久了,即使莫名被开除粉籍,我也觉得是我哪里做错了,惹得太太专门拉黑我这个透明粉

新年,不快乐

我是不是被那个很喜欢的太太拉黑了呀。

微博莫名其妙取关了,一开始以为是渣浪抽风。

等我上蹿下跳把乐乎和微博ID都告诉太太后,乐乎也取关了。

要抽风,不可能两个软件都抽风吧,还关注不回去。

挺忧郁的,关注她好久好久了,下午刚刚转发过她的看法,很赞同,结果不知道怎么就被注意到了,原本是个透明的。

有点后悔,我还是话太多了,就应该什么都不说才对,默默看着就好了。

还是应该更透明一点儿,不要说话,得罪人都不知道哪里把人得罪了。

三个不同表情的老张,虽然画风有点…嗯哼


勉勉强强,哪张都表现不出那种出世的感觉

翻了半天暖暖衣柜,男装太少了,搭不出老吴

西湖区城管做得好😂

老吴辛苦了呀😂😂